同是爱丽丝,商标可共存

时间:2016-08-17 10:41:05 阅读:168 次 扫一扫分享

【案情介绍】

2014年9月,某珠宝公司通过马德里指定韩国的方式提交了“ALICE爱丽丝珠宝”商标的注册申请,指定在第14类。2015年10月,官方引证了在先商标“ALICE+兔子图形”驳回了该商标申请。审查员认为,申请商标的主要显著部分“ALICE”与引证商标的“ALICE”在文字构成上完全相同,且部分申请商标的商品与引证商标的第26类注册商品有相同的类似群组划分,由此下发了驳回。该珠宝公司以争辩商标不近似的方式提交了驳回复审。同时,提交了申请商标在国内的使用证据,以辅助争辩。官方最终接受了驳回复审理由,予以公告。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的主要对比信息如下:

商标

商品

第14类:小饰物(首饰);珠宝首饰;链(首饰);手表;手镯(首饰);宝石;戒指(首饰);耳环;首饰盒

第26类:发用蝴蝶结;饰带;发针和发夹;装饰新颖针(非贵重金属);手工制品用珠子;发夹(非贵重金属);发带;头饰(小绒球);装饰新颖针(非首饰)。

 

【争议焦点】

本案的主要难点在于,在商标的识别文字完全相同,且商品虽属于不同类别,但属相同类似群组划分的情况下,如何争辩商标不近似?

 

【律师分析及评述】

有一定涉外商标申请经验的企业不难得知,韩国知识产权局在实质审查阶段,判定商品是否类似时,主要依据本地划分的类似群组进行判断。同属一个类似群组的,即被认定为构成近似。且一般来说,上述判断在驳回复审阶段很难被推翻,而在驳回复审的下一阶段,即由韩国知识产权局所设知识产权法庭审理时,才有较大可能突破类似群组划分。且韩国商标审查较为注重发音,呼叫相同的商标很容易被驳回,而难以共存。故本案在驳回复审阶段赢得审查员支持,有一定难度。

从商标上来看,尽管两件商标的文字部分完全相同,但整体上的外观差异相差仍是较大的。故向审查员重点阐述外观的差异为争辩的要点。此外,对于这共同的文字部分,也大有文章可做。一方面,“ALICE”作为女性常用名字,指定在14类珠宝或26类发卡等商品上,本身的显著性较弱。且文字在两件商标中所呈现的方式、比例、位置也不尽相同。另一方面,韩国商标注册簿中也多有“ALICE”商标共存的先例。这些资料,都可以作为复审的有利材料。

从商品来看,虽然被韩国分类表认为属于相同的类似群组划分,而构成近似。但韩国分类表与中国分类表类似,均是机械的划分,而忽视了每个个案的差异。故在本案的复审中,向审查员还原商品的差异也就是本案的重中之重。一般来说,商品的差异体现在功能、用途、原材料、销售渠道、目标群体等方面。而珠宝首饰之贵重,相较于发卡小饰品的相对廉价,其各方面的差异也是显而易见。此外,尽管申请商标尚未在韩国投入使用,但如在本国已投入使用,也可以递交在本国的使用证据图片,以更真实地向审查员展示申请商品的样态、销售场景、宣传模式等,以与引证商标形成区分。这些使用证据虽并非来源于韩国,但审查员有理由相信,申请商标日后在韩国的使用也将遵循同样的模式。故此类使用证据在韩国驳回复审阶段是可以接受且可以加以利用的。

综上,在遇到发音完全相同的引证商标驳回时,在驳回复审阶段克服并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。善于挖掘各方面潜在的区分点,且善于利用国内的使用证据,将使得看似疑难的案件“柳暗花明”。